Counting Stars💫

🌩️🌩️🌩️莫思身外无穷事,且尽生前有限杯。

雪的记忆

落落vici / 2024-01-22


“凡草木之花多五出,雪花独六出。”——《韩诗外传》

老家今天下雪了,有少许的积雪。

4cff00852ad9e2872ea888692a2c96c.jpg

冬天很渴望下雪,置身雪地之中,万籁俱寂,有一种被幸福怀抱的感觉。

小学一年级语文课上学的课文——《雪地里的小画家》,是我最早的有关雪的清晰记忆。现在只要看到雪,脑海中仍会自动背诵起来。

下雪啦,下雪啦!

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。

小鸡画竹叶,小狗画梅花,

小鸭画枫叶,小马画月牙。

不用颜料不用笔,

几步就成一幅画。

青蛙为什么没参加?

他在洞里睡着啦。

在这之前有个模糊一些的,朦胧的记忆中是小时候有一次生病,可能是四五岁的时候,生病发烧,妈妈背着我去集市上的医馆看医生,一个大雪天,地上厚厚的积雪。以前路不通畅,由我家前往集市虽然只有两三里路,小时候总感觉要走好远好远。在这个记忆中,这段路途的一前一后都没有,只有中间的一小截,拐弯的小坡路,白雪皑皑……

再长大一些,有关雪的记忆也都是一些碎片。通常是一觉醒来,屋外白茫茫一片,兴奋地与堂哥堂姐一起堆雪人、打雪仗,在后山雪地里追野兔。小脸红彤彤,小手冻得跟包子一样,但开心极了。

再往后就是2002年,不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,那年的雪在全年即将画上句号的最后几天降临。2002年12月30日,我妹出生,大雪纷飞。家里只剩我一个人,那时候迷上了小霸王游戏机,很晚很晚我都还在玩游戏,《赤色要塞》。天亮后,外面很大很大的积雪,再往后的20余年,老家就算下雪,也再没有出现过那么厚的积雪了。后院有六棵橘子树,被雪压的枝干都快断了,我拿出竹竿将雪扑打下来。现在20多年过去,后院的橘子树也都不在了。但那场雪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。

有关2002年的这场雪,当时没有相机,也没有留下文字记录。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看着别人写下的文字,就如同自身的真切记忆一般。

2008年南方冰雪灾害的记忆自然也少不了,这也是南方诸省共同的记忆。那年我上高中,说是冰雪灾害,我所在的地方其实主要是冰,而不是雪,雪并不大。南方持续低温且多雨,雨一降落下来,不久就结成冰。那年也是真冷,下课去食堂吃饭或者回宿舍,因为路上结冰,到处是滑倒摔跤的。甚至在宿舍的楼道上,因为小雨飘进楼道,也迅速结冰,很多人早上一出宿舍门就狠狠地摔一跤。正因为如此,学校直接宣布提前放寒假了,连期末考试都没有进行。

后来上大学了,在南昌了,离老家就百来公里,气候其实是一样的。在大学的四年中,也比较少下雪,冷的印象只有寒风刺骨,南昌冬天的妖风。有一次下雪,路上没能积雪,只有树叶和草丛上挂了一些。宿舍楼旁边的足球场上,因为铺有人工草皮,算是整个校园中最白的一处了。跟室友在操场上用当时30万渣渣像素的手机拍了一些照片,封存在电脑相册中了。在写的这会儿, 班级群里恰好有同学发出今日江财雪景↓。

d676203a30c8b5ee4211a490a570e24.jpg

毕业后离开家乡,来到深圳,跟雪 say bye bye了。

去年过年回家早,回到家后赶上了一场小雪,但遗憾下的时间比较短,没有积雪。枯树根上抓一小把,也算下过雪了。

d14d2a27ed0af87d74e7ae21020362f.jpg

这就是一些零碎的关于雪的记忆,简单而美好。

❤

#Log  #生活